五陵年少金市东,

银鞍白马度春风。

黄沙百战穿金甲,

心有珍爱九州同。

宋键曾经春风得意得连世界都不在眼里。如果没有移民,他都没有时间停下脚步来审视自己。他曾是一只天空高傲的鹰,没想到落地这里只需要大鹅。他曾经有千金散尽的豪气,后来有茅屋为秋风所破的悲凉。他的性格也许害过他,但现在救了他。每个人都有许多经历,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把经历理解得那么深刻。他对自己的剖析,如同上帝拿手术刀在解剖亚当。能有这种勇气的人,还有什么将来不能面对。也许他的生活就像加拿大的冰川,融化得最晚,却会是最肥沃的土地。

宋键曾经春风得意得连世界都不在眼里。如果没有移民,他都没有时间停下脚步来审视自己。他曾是一只天空高傲的鹰,没想到落地这里只需要大鹅。他曾经有千金散尽的豪气,后来有茅屋为秋风所破的悲凉。他的性格也许害过他,但现在救了他。每个人都有许多经历,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把经历理解得那么深刻。他对自己的剖析,如同上帝拿手术刀在解剖亚当。能有这种勇气的人,还有什么将来不能面对。也许他的生活就像加拿大的冰川,融化得最晚,却会是最肥沃的土地。

由“加拿大华人移民口述历史项目”提供
文字:王非
图片:余海
Close Menu